您的位置:LOL首页盘口 > 新闻中心 > LOL游戏 >

电竞与网游的捆绑与切割天然也是必然?

日期:2021-09-14 06:39

  lol赛事下注在过去10多天时间里,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打游戏的孩子的家长,那么你在微信上转发给他/她看的新闻,和他/她通过微信回给你看的新闻,或许是两个方向。

  8月30日那天,你会转给孩子看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发的那份《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告诉他们——“孩子啊,咱国家现在规定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、周六、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的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,其他时间一律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。”

  9月8日,他们或许会回你一条——“亚奥理事会宣布,电子竞技将作为正式项目参与2022年杭州亚运会,八个确定被列入奖牌争夺的项目为王者荣耀、炉石传说、梦三国、DOTA2、FIFA、和平精英、英雄联盟、街霸。另外附有两项表演赛项目为Robot Master和VR Sport。他们会说:“爸爸妈妈啊,我今天打游戏是为了明天为国争光。”

  这里牵扯到一个暂难有定论的话题:电竞与网游的捆绑是天然的?电竞与网游的切割是必然的?

  为此,记者采访了几位游戏行业从业者、电竞俱乐部经营者、电竞协会人士,请他们谈这种捆绑与切割的天然和必然问题。

  电子竞技,无论怎么说,都来自于网络游戏,只不过能有资格说自己是“电竞选手”而不是“游戏玩家”的人,是通过严酷训练、货真价实“打出来”的高手。

  这种捆绑首先来自产业。2020年年底,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(GPC)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了《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,2020年,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.87亿元,英雄联盟电竞新闻资讯比2019年增加了478.1亿元,同比增长20.71%,保持快速增长。

  今年2月份,新浪游戏联合微热点大数据研究院联合推出《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网络关注度分析报告》,目前我国共有电竞相关企业2.1万家。2020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收入达1365.57亿元,电竞游戏用户规模达4.88亿人,中国已超越北美成为全球最大电竞市场。

  其次就是人才培养和输送的捆绑。说“捆绑”或许不太合适,说“天然链条”似乎更妥当一些。

  上海某电竞俱乐部的副总向记者介绍说,过去,很多俱乐部挑选青训队员、未来选手苗子的方式,就是直接到某个游戏的服务器上去拉比赛数据,哪个年轻选手花多少时间能达到什么水平,一看数据清清楚楚。

  你安心打你的游戏,如果你打得特别好,后台会有数据,自然会有人联系你去打电竞。

  这样选出来的队员,再经过严格的、正规的、系统的训练和打磨,很快就能参与各项赛事中,进而成为真正的电竞选手。

  电竞有吃“青春饭”的项目属性:年纪大的,就是打不动,年纪轻的,就是手速快、反应快。但现在不让年轻的打,精英选手如何选拔?在《通知》出来后,某些看似“简单、直接、有效”的青少年选手挑选方式,显然行不通了。这让现有的电竞俱乐部的青训模式受到很大冲击。不过有消息称,管理部门正在协商某些有可操作性的解决模式,比如设置“青训专属账号”等方式,这些账号由赛事联盟或者第三方托管,由电竞俱乐部实际使用,首先数量非常有限,由政府部门组织一些力量进行监管,有效保障俱乐部青训。

  还有一些俱乐部,选择一些“捷径”做法——就是去海外淘青少年选手,因为国外选手不受“每周玩游戏时间的限制”,而且按照类似“英雄联盟”这种电竞赛事的规则,选手按照赛区注册地的信息为准。比如某个俱乐部签了3个韩国16岁高手少年,注册在中国的“英雄联盟”赛区,那这3个人就不算外援。

  短期内,这种做法解决了俱乐部“用人”的问题,不过从长远来说,这对于中国本土电竞选手培养,是有冲击的。

  网游和电竞,“基因”上捆绑得这么紧,但社会需求和社会形象上,又确实需要它们有明确的切割。那到底怎么切割呢?

  按照上海电竞协会人士的理解,这种切割,其实就是价值观、社会认知的切割。要让大家都明白,游戏是生活化的场景,是娱乐的、休闲的,必须适度的,必须防沉溺的,而电竞是竞技性的、有严格训练和胜负对抗的,是需要爬得很高很高才能看到风景的。

  今年上半年,新闻晨报曾组织部分青少年学生,去总部位于浦东的上海某电竞俱乐部参观,实地考察电竞选手们从早上起床开始训练到教练讲评、总结,下午再训练再讲评,然后让电竞选手们和学生讲自己一整天的“职业生活”。很多孩子坐大巴车回来的路上感叹说:原来,把打游戏当成职业来训练这么辛苦。

  上海某游戏企业的品牌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“我们做游戏的其实一直想让玩游戏的人有好的价值观,有好的社会认同感,但真的不知道从何下手去做,或许把网游逐渐引导到电竞,是一条好路。”

  某位电竞俱乐部人士曾对记者说:“如果一些选手在我这里练了几年,实在打不出来,我不再跟他续约了,他既脱离了俱乐部培训体系,又无法回到正常的教育体系,怎么办?”

  如果按照一个“运动员”服役-退役这种路径进行培养和运作,很多问题就能得到缓解甚至解决,至少不会再退回到“网游少年”。

  过去两年多时间里,上海电竞协会做了几件事,比如搞了电竞运动员的注册制度,这也是上海在全国率先推出电竞运动员注册制,比如还成立了电竞协会法律工作委员会,从电竞选手与俱乐部的合同等方方面面规范所有法律细节,还比如进行了运动员和裁判员的培训等。

  官方机构对“电竞”实施的“体育化模式改造”,包括运动员培养体系、竞赛体系、产业化功能等,其实就是要从社会认同感、社会功能上完成网游与电竞的切割,并实现电竞的社会定位。

  同样也是9月8日,据新华社的消息,几乎和亚奥理事会宣布几个电竞项目进入亚运会差不多的时间,中共中央宣传部、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会同中央网信办、文旅部等部门,对腾讯、网易等重点网络游戏企业和游戏账号租售平台、游戏直播平台进行约谈。约谈强调各网络游戏企业和平台要严格落实通知各项要求,不折不扣执行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的时段时长限制,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租售交易服务。随后,腾讯和网易都回应称,将认真学习并贯彻约谈精神,严格执行监管部门对未成年人防沉迷的相关规定和要求,进一步强化游戏内容审核与管理,坚持正确的价值导向,通过持续的技术创新,推出更多制作精良、思想精深的原创精品,切实引导未成年人健康游戏,推动游戏生态持续向好。

  很明显,国家对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态度和举措已经非常明确,电竞与网游之间的“纠缠撕扯”也许不会维持很长的时间,电竞要遵循国家为青少年在网游上划定的“红线”,网游则要追求电竞所探索的社会功能、社会价值“上限”。